瑾玉有瑕

Slytherin will help you on the way to greatness.

【王杰希】简谈王杰希待人处事

○个人向解读

○可能有轻微BUG,欢迎指正

——————————

    出道即封神,自立新秀墙。王杰希惊人的天赋是有目共睹的,于此就不再赘述了。

    从《巅峰荣耀》中可以看出,王杰希待人不会太受传统观念限制。

    林杰亲和持重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他,王杰希视其为值得信赖的前辈。他了解林杰、尊重林杰的想法和决定。因此在综合考虑了接任队长对战队利弊之后他选择了接受,同时也接受了这件事背后会带来的压力和非议,十分坦然。

    值得一提的是他出道的首战对象是豪门皇风的队长郭明宇,王杰希甫一上场就直接了当的结果了对方,完全没有给对方留面子。可能在王杰希眼中,比赛、切磋就是纯粹的比拼技术,也不太在乎人情关系,正因此他会在正文中问叶修:垃圾话有意思吗?这句问话乍一看可能有些恼怒的意思,但结合王杰希其他言论(譬如因为键位一样,对车前子说:和我一样?你学我啊?)细品之后就会发现,他是真的觉得垃圾话没有意义。当然,被叶修反讽后重视起垃圾话的作用就是后话了。

    而从其与方士谦的交流中可以发现,王杰希并不习惯主动去了解一个人。方士谦的言语行为会带给他一个很直观的形象,对于那时还不熟悉的人,王杰希也懒得去琢磨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会对自己抱有这样的误解,反正自己无愧于心就行了。

    对待乔一帆,王杰希也是同样的态度,乔一帆作为职业选手、冠军队一员,却一直表现出畏畏缩缩、不求上进(原文: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不求有失,但求无过)的样子,甚至对上荣耀新人唐柔也要三分多钟。王杰希固有失望,却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第四赛季转型期,王杰希无疑放弃了很多东西,也承担了更多的压力。 他不顾舆论阻力大胆封印第三赛季震惊世人的魔术师打法,同时和曾经相处并不融洽的队友努力磨合。外界对他的看法与评论并不重要,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对微草的责任,他要带领全队为微草取得冠军。

    经过五、七赛季的冠军,王杰希证明了自己做法是正确的,团队比个人更重要。也许还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无疑更会艰难、更耗费时间和精力,职业选手的职业寿命短暂、比赛节奏紧凑,在当前方法行之有效的情况下,他也懒得去想了。

    也正因他事必躬亲、克己律人的态度、强大的操作和较为出色的战术水准,微草战队出现了以王杰希为支柱、队员在王杰希面前没有底气、王杰希被击杀后全队慌乱的情况。这个问题他也许之前就注意到了,但是当局者迷,他没有叶修看的那么清晰,或许只觉得无伤大雅、队员听队长的也没什么不好的。在叶修明确指出后,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参见正文榜样、靠山部分)。不得不说,叶修给王杰希提供了不少帮助。

    再说正文中叶修和王杰希的相处,王杰希同样“不给面子”,并没有因为叶修是前辈、是斗神就对他倍加尊敬。他当着车前子的面,直言叶修的打法是最土的打法,甚至“利用”其为自己的队员训练,也无怪陈果看不惯王杰希,觉得其敬业的可怕。

    对待高英杰,王杰希表现出了与前面诸位截然不同的态度,可以说是把对微草的热忱倾注其身,高英杰的天赋也无愧于此。他在全明星赛为高英杰铺路,更是为了微草的未来铺路。

    微草离离,未来可期。

理想主义的幻灭(爱他们就请让他们干干净净的)

我想第五赛季已经说明一切。

真世纯良:

是的,就算是曾经那么喜欢双花,在某些方面也真的是让我爱不动了


希望某些人写文的时候,不要把自己特殊的癖好套到角色的身上,写他们的故事是因为爱他们,而不是让他们去满足某些你在现实里做不到的自我需求


文字是个好东西,轻松也罢,沉重也罢,爱也好,痛也好,多少得有点文学性艺术性的意义在里头吧,别搞得跟比low现场似的,那就不好了


卡洛琳:



遗留问题。睡不着,去聊天又正好谈到,我本来觉得算是找到清净了,但聊着发现觉得有些话还是该指出来。
1. 笔力从来不是应该被苛责的东西,但尊不尊重人物,是不是利用人物满足奇怪的癖好,一眼就能看出来。
2.文章的价值观如何,是扎根文本深处叫人去看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下笔蛆踞蚓行,说些冠冕堂皇来矫饰,纯乎破楼立朱户,腐尸盖华衣。
既然要写,有这个爱好,我也勉强尊重一下不去打扰吧,但你但凡还有点良心请不要自我标榜,不要说些好听的话骗人,不要说自己多爱多爱他们。文章潜在的观念输出是很可怕的,漂亮话谁都会说,但写的东西的内核骗不了人。我发现读者们有些年纪还小,她们是真的相信你,你岂忍心?
随着读者增多其实我近乎……战战兢兢,我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不可能因为写过几篇文就膨胀,我觉得有人看你写的东西,有人喜欢,你就得对得起他们,落笔要三思。
3.Drama请留在文中Drama,那是浪漫是潇洒是恣意。但写不到两千字的东西,前言后语自我吹捧都要超过正文。读懂设定全靠文章外大段大段吹嘘式的设定介绍,有这个时间自我陶醉不如专注锤炼字句想想怎么讲清楚故事。文章外的Drama,那叫戏精。
4. 这条还真是有的放矢。不道破是不想搞得乌烟瘴气。但我觉的有些话还要有人说。
我努力做个温柔的人,但不代表我不敢说话。

抱歉让首页出现这个,言辞有些激烈。其实这些不是我能管得了的,我也只能尽这点薄力。我希望看到这些絮语后,有些朋友能在看文的时候专注想一下故事本身的观念,不要听凭作者胡吹。这个作者范围可以把我自己包括在内。

另外谢谢好友们安慰,你们真的是再周正不过,如果不是你们和几位读者朋友我可能……最多写完10就走了,你们是我最大的理由和慰藉了吧。现在我应该没什么事了,就是可能还要缓一阵,正好最近也忙,更文周末或者下周再见吧。


我可能是有点迂腐。但您若觉得,强调尊重角色的人格与风骨是矫枉过正上纲上线,那些把角色写成个贱受,把下流玩笑摆上来是好是爱角色是幽默风趣的话的话,请您取关我吧,我可能写不出您想看的东西。


喜欢他们,就让他们站直了,环境可以残酷,人性可以复杂,他们有各自的缺点,但内心深处干干净净。




诗酒看花:



不行我还是受不了,装不下去鸵鸟
不看不听不想当不存在但就是要在我面前反复出现。
这已经不止把恶俗当有趣了,这是变态
居然还有人说能看出写手对角色的爱
我只看出把他们当做满足自己奇怪癖好的工具。
我一点都不想看到某相关,一点都不想。
太刺激了,居然还无孔不入,还不乏拥趸。
如果这是对角色的爱的话。那我可能一点都不爱他们。如果您觉得这是爱的话,请取关我吧,我没有这种爱,我也理解不了,我“一点也不爱他们”。
想到就恶心得写不下去。是我太脆弱。

        


几乎都能想见以后会因为什么事情封笔,太理想化确实是我的错。但真受不了有些人以恶俗与刻薄取乐的行径,免不了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免不了时不时受一受刺激。



        


卡洛琳:

        



                   


最近三次元既忙且high,忙着跨年和出游,稿也不能再拖了
而且我有点累了,最近看到的一些事让我觉得破灭。
张佳乐这样一个可敬的人物,我在很多文中看不到丝毫对他的尊重诶。
恕我不能理解喜欢他但不尊重他是一种怎样的爱。
他是惊飚中的竹,“岁月沉重如铁,压着的灵魂,原本同你一样,高傲,飘逸,不驯。”
他被现实打磨得鲜血淋漓,依旧站直了不低头。他长得好看,情怀浪漫,但一颗少年不屈的心始终在胸腔里擂鼓般振动。
喜欢这样一个人物为什么要折辱他呢?为什么要摧折他的风骨呢?你把他踩踩踩踩进泥泞里,连头也不让他抬起来?

           

           

           


这是张佳乐吗?张佳乐全部意义只是个长得好看的蠢萌(他喵蠢萌到底是哪里来的?)的羸弱的受吗?他不该是个命运以风雨倾浇用烈阳炙烤把他推进尘土依旧倨傲着不低头的少年天才么?你就算要把他压进泥泞,棍棒打上他的脊背,犹自是一段铿锵的金铜之音。

           

           

           


这才是张佳乐啊。

           

           

           


可以以苦难磨砺他,但我求你别让他低头。
而且写同人的时候,核心性格这种东西,是能重新设定的嘛?那写出来的是谁?和套作有异吗?
cp洁癖不洁癖是个喜好问题无伤大雅,我洁癖但理解并尊重杂食的朋友,我自己不看就是了。
然而不尊重人物人格这点恕我接受不了。我一点都接受不了。因为我推崇一个人首先看得就是其风骨。
但我发现在意尊不尊重人物这一点的人其实不多,所以我觉得格外的累,而这些都不是我能管的,我只能管好自己写的东西,旁的人我不该去打扰。

        
     

就是想讲个冷笑话

[英杰,以后离蓝雨的喻队远一点。]

[是,队长!可是,为什么?]

[不可理喻。]